Friday, February 29, 2008

行动代号:Recall

记得那堂课的一切
那两个小时 每一份 每一秒 仿佛过得那么小心翼翼
深怕一不留神时间溜走了 在努力感受努力记起那堂课的一切
最喜欢的课 侦探资料显示 那人今天也会来
呵呵 三十公分的距离 这样的距离可以有几次?
不知道那人没有记起当天问他的人就是我?
或许那人装傻?或许那人真的没察觉到?
也或许我纯粹是一个路人 向他问路的路人
老师宣布小考成绩 有人欠少少就过关
引以为荣的成绩 突然不想让人知道 那样三十公分的距离会变三公尺
课 还是继续上 手指按着计算机 其实在揣摩那人心里在想什么
试图接收一些脑电波 也许有人在发送信息?
课 上完了 那些持签证来我班上课的 早就走光了
剩下原班人马 和 一个非法入境的 还留在班上
那人还低着头猛按计算机 突然有一种很想做些什么的冲动
同学 欠点点过关也不要这样吧?计算机会坏的
我其实觉得很奇怪 以那人的性格 怎么会一个人留在不熟悉的空间中
结果另一节讲师来赶人 没有办法只好出去了
用时速一百公里飞到课室外 等待 企图逮住任何渺小的机会
什么样的机会?打算做什么?当时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那人用时速五十公里加打败仗的表情离开不属于他的空间
奈何 只能定定的站在门外目送那人的背影
如果他来这里 他一定知道我写的是他
奈何 他一定不会知道要来这里
吓人
是不好的

Monday, February 25, 2008

土萌茧就快觉醒


挑衅可以激发人成长

我怎么可以这样?!
好不容易调适出这种心情这种想法这种解释
为何要让我在翌日推翻自己?

原来 如果不喜欢做某件事
挑衅只不过是一时的激励
止痛药...
当忍痛已经算不上是什么的时候
当伤口已经习惯了那种痛 麻痹...
再多的止痛药 也已经失效
再多的挑衅 也燃不起星星之火 燎不了草原
.
.
比起高级的办公室 宁愿葬身伊纪的书海 至少有古典乐为安魂曲
.
.
.
这算是职业 但
绝对不是事业!
.
.
.
行尸走肉
魂 依然瓢泊着
拔河 在于必要和想要之间
等待着 魂飞魄散灰飞烟灭那一刻

Sunday, February 24, 2008

挑衅燃烧我

最近邻家的小妹都在练《给爱丽丝》aka Fur Elise
手痒痒我也跑去练
这其实已在不知grade几的时候弹过 应该是六年级那年 在小学礼堂独奏过
我没有讨厌这首歌 只是...
我很不喜欢x10 弹这首歌 不晓得这首歌是不是学钢琴的人的一种symbol?
去到哪里 就算在家里 自小以来爹娘姨妈姑姐安高安娣每次都点这首
真是超讨厌 偏不弹
十几年了 没想到能够让我再弹这首歌的竟是一个邻居小妹!
谢筱倩你也有够无聊的 人家才没有要挑衅你的意思耶
结果我一弹 她就停 她的母亲一直在那边骂 我听不清楚她在骂什么 但肯定不是在骂我
然后我一停 她就弹
呵呵~好玩啊
当然 她弹了几个星期 我听了几个星期 她的速度还是跟不上我当年的速度
而听了几个星期之久 昨天才翻出那本书来练 嘿嘿 今天已经可以驾轻就熟
小妹 我赢了~~~~~~~~~~~~~~~~~~~~
.
.
.
.
.
-_-!!!
神经病! 需要这样来欺负一个小孩吗!
.
.
.
.
呵呵...小妹你加油吧 你输的不是琴技 你只不过是输给一个很会欺负人的姐姐罢了
.
.
.
.
.
那天听见那个很凶的资深学姐告诉另一个负责教我的学姐说:“如果她这个星期file完这一叠文件,我就算她厉害叻!” 应该没有听错
我 坐在一角继续装傻装没听见 可是手上的速度加快了100x! 嘿嘿 倩女还没使出真功夫呢
.
.
.
.
当人
失去动力的时候 有时要靠靠人家的挑衅来激励自己
这没什么问题 我也不觉得这是一种悲哀
只要
让我恢复我的战斗力
~
~
~
挑衅吧 挑衅吧
欢迎挑衅!

Saturday, February 23, 2008

干嘛还blog?

一年前不知道为啥开始blog
一年后也不知为啥继续blog
可能是心灵和情绪上的需要
也可能是要留下人生的证据
Blog让人更珍惜美好的一切
Blog让我深入品尝生活滋味



我在想 三十岁的时候看回现在写的一切 会不会会心一笑?

口头啴

有些人有个固定的口头啴 长久以来 习惯把同一句话挂在嘴边
我也有
不过发觉自己的口头啴会随着时间和年龄与环境而改变
就是一个时期很爱说某句话那样

小学时候记得自己常说“干嘛?”
逢人叫我就用“干嘛?”回应 不然开口就问人“你在干嘛?” “干嘛啦~?”
就连搞不懂什么或生气时也是“他干嘛要酱!”“ 干嘛会酱?”
总之就是东干嘛西干嘛的 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很可能是受蜡笔小新的影响
过后觉得这句话好像不太好听 慢慢戒掉
可是现在偶尔会讲 甚至有故态复萌的现象 不论在言语 简讯或文字当中…
总觉得… 譬如人家问你“你得空吗…”的时候
“干嘛?” 好像比“zomok”来得没有那么带刺 也没有那么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小学时候做隔壁的男生 我非常记得
他很喜欢说“搞屁啊?” 听起来意思跟 “干嘛?” 差不多
我不爱讲这句 因为那个“屁”字的关系 而且我在想 屁?究竟是要怎么搞啊?
可是就不知为什么 我蛮喜欢听他讲的 呵呵 很难理解…
还有 每次跟他说功课啊老师啊学校里这个那个叽里呱啦什么的 可能是男生都嫌女生烦?
这个人每次都“嗯呐嗯呐嗯呐呐呐呐呐呐呐呐呐呐…”来回应我!(就是“嗯”=明白了的意思 + 尾音 “啦” 讲快就变成嗯呐呐呐呐呐…) 气死我!
讲久了 也习惯了 反而觉得蛮好笑的
有时我还会用30cm 的铁尺打他 因为他越过界了 呵呵
真怀念当年吵来吵去的时候

进了童军 是我人生的一个小转捩点 我其实是个很爱发问问题的人
中三以前觉得自己很静 尽管这是环境所逼 小学老师都不能接受吱喳的谢筱倩
我的记录一直都很好 甚至五年级那年试图要转型开始说很多话开始作怪 老师也千方百计打压我阻止我 陈老师那句 “谢筱倩最近也是越来越会作怪了是吗!” 还有那责备的口吻 刻骨铭心 我讨厌被定型的感觉 这种打压我好奇心的型
中学没人管 爱说什么就说什么 进童军后我一直都很喜欢说“可是…” 这种情形在担任职位啦开会啦最为明显 我甚至怀疑老大是不是也蛮喜欢听我的“可是…”?
每次开会他提出的都会有我的“可是…”来反驳 反驳成功率有时还蛮高的

忙到乱的学院生活 “神经病!” 和 “发神经!” 常挂嘴边
考试还没那么惨 忙assignment的时候有时对着自己也会说“发神经!”
再不然 放学妈咪载送归家途中就会开始发牢骚 “mi呀~ 那个lecturer hor, 神经病的…要我们酱酱酱, 又不可以酿酿酿,又要我们几时几时交,真是发神经的!…yer~总之就是神经的啦!”
压力来的时候 神经错乱ing

前一阵子 我的口头啴变成了“为什么要等明天?为什么不是今天?”
要身体力行 需要一些毅力和耐力

接下来的口头啴是什么 很难讲
拜托不要是粗口就行了
又是一项考验耐力的事
实习了一个星期 一天至少要听到约十句的粗口 如果我在耳濡目染之下染上了这种恶习 真的要很“感谢”我的gm
原因?我就坐在他房外面隔着一层薄薄的纸墙
我承认我很喜欢骂 what the heck
可是我到目前为止还是不能接受 the four letter F word 我想我日后也不会接受
一定不会

实习的首周

在律师楼工作的首周 尤其是酱庞大的律师楼
尽管只是区区的一个星期 但却好像过了很久
学了很多东西 可是却没来得及消化 又得吸收新的知识 说实在有点负荷不来

这里的高科技和庞大有名的世界级客户群 确实令小妮子觉得有点假
假~是在于自己还不太相信可以在酱的firm 实习
有太多事儿想要分享 可是基于必须遵守签了的 confidentiality 和 IT agreement
被逼封口

第一天的induction 从早上九点多就开始直到四点半
当天还有intellectual property 的新晋职员跟我一起 所以不至于那么无助
我们仿佛上了一整天的IT 课 以前的Managing Information System 已经觉得有点难度了 可是比起这里的实在是小巫见大巫 我的头脑 满天星星************
总之 进到来这里 要有基本qualification 之外 如果不会一些IT & IS 那么就等着完蛋了 这就是我的第一个印象

其实也许这些东西并不难 只是做每样事的程序冗长带些复杂
要在极短时间内掌握是不容易的事 因为这里的人上上下下都超~~~~~~~~忙!
时常会遇到你被委托去办一件你完全没做过或不了解的事
别人没时间慢慢教你 告诉你大纲后你便得在很短的时间内自己搞定
像我这样问题超多的人 很难在不清不楚的情况下交出100%的成果
就算交成果的时候 感觉上 他们不会因为你是industrial trainee 而让你有任何借口
不是说当trainee就理所当然可以有成果不够完美的借口 只是 有些东西我真的不懂
因为根本就还没读过 加上理论和实践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可是…就觉得我好像…
怎么说…给我感觉就是:你是实习生 但what they expected from you is more than a 实习生那样 所以 is either 你蒙蒙喳喳做一直被骂的实习生 还是做一个醒目勤劳乖乖做research不怕辛苦不怕被骂的实习生
呵呵 我可不是那种喜欢得过且过混日子的人

当然 第三点让我觉得蛮怕的就是总经理和资深学姐的脾气
工作上出了什么错 他们真的会很大声 很大声 很大声的骂人
怪不得interview 那天gm就问我如果被人骂会不会容易生气会不会情绪化
就连gm对资深学姐or vice versa 他们也会不留面子的为工作争执
可是就真的只为工作的完美而争执 私底下不是酱的
前一分钟他们在电话中大吵大闹 下一分钟老板会向被骂的人说sorry for shouted at u just now
所以我超佩服这种尽心尽力为工作和公私分明的culture
我想真的很难随便在任何一个团体或公司找到

让人心脏病的还不止这一些 在毫无心理准备之下 有时工作做到爽爽学姐会叫你自己搭车去CCM或是当当 despatch 送文件
呵呵我倒不介意
去CCM是每个chartered sec. 的必经之路 送送文件可以认识公司又认识路
再不然就被gm唤去做 disclosure of director interests
或是被资深学姐叫去翻译政府部门信件
叫我做什么都没关系 我很乐意 只是我想我还需要时间来习惯一下这些“惊喜”
因为一切都来得毫无心理准备
还有 还得学会调适一下那种“你自觉在能力不足之下 / 没有十足把握之下办妥一件事儿为自己感到高兴和不可思议时,别人却认为那是你理所当然要会的事,尽管只是第一次”的心情

当然 也有一些好康的事 譬如说我们有自己的图书馆 那天开工第二天就有机会去听breast cancer 讲座 开工第四天我们整个corporate sec. 的部门就被client请吃海鲜大餐~今天刚好有律师正式成为associate 买来了secret recipe 蛋糕请大家吃 还有很多很多不便透露的福利…顺道一提 我们firm 也有几个洋人同事涅~



累人的事还包括天天要在早上七点半之早去搭电车 挤沙丁鱼 明明只是十五分钟车程...

每天还得承受两次那种眼巴巴看着别人上到车却不知几时才轮到自己的无奈
如果LRT故障 真是...

当然 星期五的美好 只有当上上班族才会真的体会到~

不过 既然换回来的经验是超值的 辛苦一下也没关系




要是将来可以跟好姐妹在这里工作 真是上天的恩赐啊~cc 我们一起闯进去哟

方向


“用我们的智慧寻找方向, 方向的尽头寻找理想”
这是小学教了我三年的级任老师在毕业的时候留给我的一句话
我 一直都有记着

毕业在即 我怎么突然间好像失去了方向?
是不是假期在作怪 让我有太多的时间静下来
问问自己在做什么 有没有朝目标前进?

梦想 哪一个才是属于我的梦想?
这一刻 模糊了 什么梦 想都别想

老师 我有点无助了 开始怀疑了 开始动摇了
是不是我的智慧不够 所以我乱了方向?

可能孝顺对我来说真的比较重要
如果长大后还要做一些令父母担心牵挂的事
那我宁愿不要去做 至少不是现在去做
人家说勉强没幸福 做不是自己最喜欢的事 将来会很辛苦
我不完全认同 做什么事 都是看心态吧?
人 是绝对有必要要为自己的选择负上责任
既然决定了 就有必要尽力而为

朋友说:“虽然这不是你最终想要的,可是你还是拿到好成绩啊!”
我不聪明也不厉害
在背后激励我的也许是一股怕输的心态?
也许我真得很差 也许我真得不够好
中六那段潦倒的日子 我领教过了
不想再过那种因为自己没尽全力而频频为失败找借口的日子
这样我会觉得自己很丑
以前少不更事 现在没理由明知故犯重蹈覆辙

我其实很羡慕 oscar
他说他读完中六就得出来赚钱养家了 很羡慕我们这些可以升学的人
最后一节课时我跟他说
像他这种可以把兴趣当职业的人 天天做着自己喜欢的事
才是幸福又快乐的人
也许他很快就可以成为琴魔了 拥有自己的一片天

或许我真得不够智慧
不过 我决不轻易言败




老师 成你贵言

Sunday, February 17, 2008

招魂

明天开始实习了

我怎么还提不起劲?

出了什么问题了?

Where's my spirit where's my soul???

回来啊...不能酱下去啊

Can't u people think twice before u do something???

I just can't understand why sometimes people forwarding e-mails without thinking twice? Without bothering the truthfulness of the subject matter? Without considering the consequences of it? Particularly those forwarding mails concerning political issues, or any issue attempting to defame someone or even an organisation...

This morning received an email claiming that someone's sister has been cheated and raped by a guy from a college. Of course those who read and forwarded this message knew which college that this "someone" has mentioned. But somehow I feel it's SO irresponsible to keep on bringing people's attention to the college which the so called "defendant" was studying, as if ALL student from the same college is equally bad. Yeah I remember what Mr. Lok taught us. Defamation = lowering down people's opinion towards someone with malice. Instead of keep on highlighting the college name, asking people to beware of it, why not to make his complaint or taking any legal action or whatsoever towards the wrongdoer? I wonder...And one more thing, is it really true concerning the content of the message? We can't know right? Even if it's really true, even if he is just trying to "remind" us, but it somehow affects the reputation of the college to some extent rite? And those recipients just forward it, just keep on forward and forward it...lol
.
.
.
Instead, it is better to teach our sister, remind our girlfriends, not to be so naive, not to simply follow anyone to anywhere, not to believe people so easily. Isn't it more relevant and more realistic?

Thursday, February 14, 2008

Le Cygne

Le Cygne 又名天鹅

是那首小伦斗琴的战利品 也是小伦在毕业典礼上为小雨弹奏的曲子

从wikipedia 搜来资料 整个musical suite 叫 Le Carnaval des Animaux (The Carnival of the Animals) 出自法国人 Camille Saint-Saens 手笔

总共有14个movements 包括:Introduction and Royal March of the Lion, Hens and Roosters, Wild assess - quick animals, Tortoises, The Elephant, Kangaroos, Aquarium, Characters with Long Ears, The Cuckoo in the Depths of the Woods, Aviary, Pianists, Fossils, The Swan (Le Cygne), Finale.以天鹅最为出名

天鹅其实是由2 pianos and cello 弹奏

提琴对我来说总是有一种“拉人”的力量 每次听完这首歌 就算闭上眼睛 大提琴的声音还在萦绕

听这首歌 没有给我太多关于天鹅的画面

我反而觉得好像坠入大海 从海面飘啊飘 遇到大浪 然后又沉静了下来 飘到海底 看见很多珊瑚还有漂亮的水母...

这是倩女弹的版本 这版本的 right hand melody 我相信是简化了的 因为都用 crotchet

video

~献丑了

我功力不够深厚 所以或许弹不出那种感觉来

如果大家听了是一种一个不会游泳的人套着游泳圈死命游又游不到的感觉而不是坠入大海的感觉

呵呵 很抱歉啦 我知道我还得继续加油 : D

.

.

.

下面这个才是完整的 相信小伦弹的也是这个版本 注意听他的 right hand melody 不是crotchet 而是 semiquaver (but embedding disabled :( )

http://youtube.com/watch?v=j5RD1eJ4maw

完整版的天鹅琴谱如小雨说的 真的很难找 我在网上找了很久都找不到

任何好心人士如果知道在哪里找的着 请通传一声 感激不尽 ;)

Monday, February 11, 2008

拜年记

我们每年新年最期待的一天
就是去这家人的家拜年
因为人家的家有很多像我们这样的平民百姓
平时很少机会玩的玩意儿
你可以说我们很山芭
不过不要紧
我们可是玩得不亦乐乎
新年
大家高兴就好


猜看我们在干嘛?
“室内运动”

只要用一个感应器就可以在室内
打网球 高尔夫球 保龄球 棒球 拳击
我可是第一次玩酱的东西




我问主人这辆车是要来干嘛的
他说:“走街咯”
呵呵 上等人家散步的方法也与众不同
这辆车是用电池的 一不踩油就会立刻停
所以对我这些不谙驾车的人来说是安全的


保时捷 香车美人?嘿嘿



我们和表妹 自小就玩在一起
以前假期就一起在新村那里
我们一起扭蛋 一起喂鸡 一起放炮 一起去帮外公买他最喜欢的炸鸡屁股


来了来了 没有赌钱的时候 我们的摄“瘾”就来了

我们在琴房里发现一个类似运动器材的东西
曾一度怀疑是不是拿来吊婴儿篮的
可是又很像举重器似的
头部举重器?
呵呵 我们是无聊了一点 旁边的大人一直在笑
钢琴糕手假扮钢琴高手
(糕:糟糕的糕)





F4 搞怪记
玩累了还有全身噢嘎哇按摩椅

家长们对这班百厌的孩子无话可说
.
.
.
.
.
.
.
.
.

年过了

欢乐时光过得特别快 唯有用相机捕捉舍不得抹去的片段

Sunday, February 10, 2008

新年咯~

年初三
妈妈那边的亲戚来我家
姨妈阿姨舅舅舅妈表弟表妹
其实我们这几家人每年的年初二至年初四总共三天
都会聚在一起
年初二是妈妈回娘家
年初三他们来我家
年初四我们几家人一起去姨婆家
所以年初二初三每每要回家时不是说再见
是明天见
了很多
~家制春卷
~冬菇猪手
~蒸鲳鱼
~小白菜奶白菜
~麦片大虾
~鱼生
~蜜糖“叮”鸡
~还有我最爱的香肠
小孩子通常都坐另外一桌
表兄弟姐妹联络一下感情


捞生好热闹呵~


这是很百厌的表弟
他来我家做了一大堆坏事
我其实很不喜欢人家没问过我就动我的床
他竟然去踩我的床单!!!
我很不给脸的骂了他
Aussino 新买的床单 sale 的时候才RM29.90
不然平时我是没钱买的
Aussino 搭 IKEA 感觉很好噢
酱美的床单 我连睡都不舍得 那小子竟然...哼!
在我们很吵捞生的时候
有个人在客厅一处睡觉
一岁半的表弟~像不像宝贝计划里面那个?
婴儿都是可爱的
长大后却个个变魔怪



Monday, February 4, 2008

行动代号:Restart

考试已经结束 意味着 侦探的R&D 将停止
4个月是很长很长的日子 对于靠侦探来吃饭的人来说
其实 开锁的密码侦探早已到手 只不过
密码是不能随便乱key in 的
锁 当然也不是 key in 密码打开后就会得到你想要的
打草惊蛇 是侦探的大忌
暴露身份 更是愚蠢的行径
偏偏就是有些侦探 尤其是那些无薪的实习侦探
就是那么蠢
完成任务的期限大概只剩下半年 如果此路不通
就要换路了……还是 不如就不要走路
改搭飞机?

如果可以 用降落伞又算得了什么

掰掰…药膏和黑带

药膏和黑带 甚至当年的荷兰水盖
是我进团以来一定要自己达到的目标
也是很多童军诸逆儿梦寐以求的象征物
它象征高职 象征威严 象征能力 象征毅力 象征胜利
甚至 涵盖了整个少年时期的回忆
这样的 interpretation 在自家行家眼中也许不太正确
不过 在单纯小孩的眼中 这何尝不是这样?

当教练当了足足4年之久 从单纯的传授知识
到花心思设计课程与考试 到搞活动办露营搞营火会
到顾虑孩子们的人事问题 到坚持己见胆敢顶撞教练
种种的挑战 不是能用双眼就可以断定其难度的
在这里当教练是义务的 曾经很多身边人都无法了解
无薪又吃力不讨好的工作到底有什么好
当然比起其他友团的教练 我知道我哪能算得了什么 没有实质考来的“夸梨” 又没考皇家牌 我只能说 没有真正投入过这份工的 自然也不会明白为什么还有这么像我们这样的一班人留守在这里 不是因为没有人选了 当然也不是因为我恋栈 恋栈的话 就不必辞职 大可爽爽再 做个四年五年

我没有告诉老大和任何人 让我萌生念头下此决定的 是因为我不能承受那种
当你放完心血去教好一班人 看着他们慢慢长大渐渐成人形
再被一些不应该出现的因素摧毁这一切 看着他们狗咬狗 个个走
的那种心痛和失望
真的 让我很深刻很深刻地了解到孩子变坏父母的心情原来是这样
间接上造成我不再愿意说一些伤人心的话
因为我终于知道那影响是多么的深远 久久也辉之不去
也许别人认为我不需无聊到介怀这一切 毕竟他们又不是我真正的孩子
可是 我就是真的很介怀那又怎样?

辞呈终于被接受
从考虑清楚到提出到终于被放走都快一年了
今天特地去见了老大 了一了这笔帐

现在我虽然还算是个 Shadow Director 但总比当个 Executive Director来得好
考量到我现在的心理状况 我知道我的心脏是负荷不了那么多的


进团踏入第八年 不能说我在团看到的经历的都是好事
但可以很肯定 如果当初没有进团
现在不会造就偶尔会不顾一切敢怒敢言敢敢要敢敢来的性格
这样的个性我其实觉得还蛮ok的

庆幸没有因为辞职而撕破脸皮
我还是贝老爷的接班人之一